跳到主要內容

不太像攝影師的攝影師!



「我跟你說,她有一張照片有沒有讓你看啊....」
這時,爸爸離開飯桌,似乎找照片去了~
「你看,就是這張照片...」(照片大小幾乎是一張悠遊卡)
「她吼~~小時候很古靈精怪內!!」

這段對話,是之前去新人家中拜訪的時候,爸爸說給我聽的故事。
其實,並不是每次都可以在結婚前接近到新人家庭,但是如果正巧有機會,我就會盡力的去認識,更重要的是讓家人熟悉一位將要拿著相機拍攝他們的攝影師。


一得知新人家是傳統美容院,結婚當天沒有要從家裡出發,心裡想如果有機會能到現場看看那從小到大生長的家,不知道可以留下什麼樣的故事。沒想到,上帝幫我安排了一場場勘之旅,讓我有機會親自用影像、用五官來感受每一個畫面。



聽著新人父親在飯桌描述孩子的個性;看到祖孫們早已熟悉的互動,還有那位為美容院付出將近有20、30年的母親,不同的身份,都對這場婚禮產生不一樣的情緒,有開心、有稀鬆平常、也有那道不盡的回憶。在拿起相機以前,身為一位聆聽者,我非常開心,彷彿是這個家庭的一份子,這也是希望在婚禮拍攝當天,讓鏡頭更融入流程,將最真實的感動記錄下來的方式之一。

我深深知道,要有這樣的機會,非常不容易,但就如同一位朋友提醒我的:「其實,婚禮好像不只是當天而已,在之前或之後,有太多故事可以記錄」,這句話不是要我一天到晚打擾別人家庭,而是深刻提醒自己,故事不是一天兩天就完成,當下的情感,要如何用鏡頭解讀,回歸客觀的角度真實溫暖呈現,都是身為一位婚禮攝影師的學習。

很感謝信任我的新人們,在影像出現以前,我是一位不太像攝影師的攝影師,目的只是希望將最珍貴的影像價值,能夠在故事連結中,保留下來,期待自己能夠繼續堅持下去,繼續細讀、閱讀,許多看不見的角落。

超有歷史感的價目表


©️shihwentseng 2017.11 台灣 蘇澳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雞阿母遊日本關西趣事

想和媽媽一起去旅行,難不難呢?大家應該有不同的答案, 如果出發前問我,我會說:「應該還好,不就是跟平時自助一樣嗎!!」 但是出發後再問我,我會說:「這是個極度困難的任務~」 不過,當心裡有衝動想完成一件事情的時候, 我想,再困難也都會盡力完成它。 這趟日本關西自助行的景點,相信很多朋友都去過,也會發現景點之間為何如此遙遠,其實這也是小撇步之一,就是帶阿母到你所熟悉去過的地方,相對解決問題的風險就會降低許多。不過,就是如此簡單的行程,讓我在旅行當下,從與阿母的互動中,在自己的fb即時動態整理出「 第一次帶阿母旅行就上手撇步 」。 很感謝有機會接收到邀請,讓我再次整理這趟驚喜故事,決定將之前分享的fb動態稍微統整一下,希望與大家共同再次分享雞家母女之旅行大作戰~~ 【要當好領隊跟前跟後,回答許多問題,包含簡單生活小常識。】 故事:為了想讓阿母體驗不一樣的住宿感,決定入住9hours,結果雞媽媽快被這太空艙膠囊旅館的按鍵,搞得快失智了!不過老人家也覺得新鮮~~ 【製作旅行小本,外加介紹景點可避免有趣的誤會,不過即便聽到類三條線的問題,也要耐心聆聽,這時,你會發現老人家無限的樂趣】 故事1:一日的動力來源就是豐盛的朝食,但阿母逗趣的問:「納豆是有加cheese膩,啊不然怎麼有牽絲...」 故事2:在這趟旅行,常發生琵琶「湖」與琵琶「水」、清「水」寺與清「真」寺的對話囧境 眺望琵琶湖名勝--竹生島 【行程不要太緊湊,放重點說故事,隨時保持好奇心,旅行就會相當豐富了。】 故事:由於暖冬的原因,抵達日本的時候,還以為是秋天,心裡想著阿母想看雪的機會很小了,沒想到我們在往マキノ高原路上,看到雪堆,就決定行程稍微放慢,把重點放在阿母的期待上,讓她好好的觸摸雪囉~ 【物盡其用的道理在旅行中是很有用途的,比如說:自拍神器】 故事:清水寺的街道是一個人極多的地方,記得一定要用類領隊旗幟,最好上面貼上阿母的名字,不然走丟可麻煩了。 【擔任阿母的最佳攝影師,架腳架、定位、甚至偷偷捕捉都會是美好的記憶】 故事:在姬路城的路上,阿母不知道按到手機何處,把影像全部刪除,無法回覆的心情,讓她很難過,也令我們無法置信,只好用我們自己的影像安慰一下這失落的心情。 阿母喜歡花的程度可以塞滿手

〔台東長光豐年祭特輯1〕走踏部落的喜訊!!

一個家庭的喜訊,不外乎是生日大壽或是婚禮嫁娶, 但豐年祭期間,阿美族部落的喜訊,會是什麼呢? 一早,我們往豐年祭主要會場活動中心的方向移動,準備參加由部落男性組成的「報喜訊行列」,要行走的隊伍分成上部落及下部落,近一步了解才得知,長光部落是一個非常大的阿美族聚落,需要將人力分配才能夠有效率地走完部落全區。 而人力如何分配呢? 因為部落的族群按照年紀已經有各自階層,而這些階層的名稱,對一個平地人而言,實在記不起來,我只能私下去詢問大家的年紀,才知道他們這一群是否是同一階層。但報訊的隊伍,不管是哪一個階層參與,一定會有一群是「學長」(長輩)組及「學弟」(晚輩)組。 據學長說,報喜訊最早開始的意義是想告訴部落的族人,這一整年豐收景況,也順道關心部落族人,然而現今的 報喜訊,是呼籲部落族人用自己之力或是金援來支持豐年祭的運作,學長一直強調說:「這個是不強迫的,主要是要告訴部落的族人,即將來臨的豐年祭,一定要來參加.....」。 或許,讓大家在豐年祭時期能有個開心的節慶和認同自己的文化,是部落很重要的行動,而我也深深體會,在徒步拜訪過程,能讓不再部落生活的年輕人們,認識部落,也是一個蠻棒的機會。 學長們,會在隊伍前帶領大家往部落住宅前進, 手上拿著類似點名簿, 學弟們則在後頭用力甩動身上的臀鈴,甩到整條街上都聽得到,對照有哪一個家庭還沒有被敲門,這些舉動看似簡單,但聽到他們分享這也是慢慢傳承下來的行動,從不知道如何執行直到站在族人家門口,一步一步完成任務,這大概就是從做中學的概念吧~ 如果遇到經濟上較許可的族人,可以想見大夥們的開心,不過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,即時回饋是一定要的,在場的學長就會帶頭需要大家跳起舞來,一起同慶。只是可能豐年祭還沒有開始,大家動作有點放不開,但為了感謝,還是硬著頭皮,自唱自跳起來,大夥們 就在這一陣打鬧、尷尬的歡樂場合,完成熱鬧的報訊行程。 「嘿~記得晚上要出來哦...」 走到一半,突然看到幾位年輕學弟似乎逮到一位同年紀的同伴,他們向前去打招呼,並且留下一些資訊,我突然了解,為何每一個階層聚集的重要性,它似乎代表著團結與認同,不論我們彼此認不認識,但是因為生長在這個部落的原因,彼此又多一個連結。 「報訊」,我相信這是對一位外人而言,那是非常私密的行程,若不是親自

痕跡

市井小民的生存之道,非短時間可以體會, 人來人往的遊客,包含自己,期待被服務,期待嚐到網路上推薦的美食, 打卡、上傳、分享,是現今最上手的動作之一。 穿梭在巷弄,我們知道的有限,視野依舊狹窄, 只知道供給與需求在這個世代,仍然是現實競爭中最直接面對的課題, 影像,讓我們稍稍遠離這個世界,單純地、用心地感受,日積月累的痕跡。 2017 08 台灣 台南 ©️shihwentseng

肉味?菜味?還是人情味?!

    還記得小時候, 最喜歡和媽媽到菜市場「逛街」, 喜愛圍繞在媽媽身旁,看著阿姨、叔叔、伯伯們, 用台語大聲對著媽媽說:「哩愛蝦咪?」。不過,時常覺得奇怪,沒有買蔥,為什麼我們的菜籃總是會多一、兩條在裡頭?!長大後,仍喜歡到傳統菜市場購買食材,除了會收到加菜驚喜,很多老闆幾乎會將零頭去整數,即使少一、兩元,也會有那麼一點小確幸。傳統市場,對我而言,這是台灣最獨特人情味的地方。       這天,天未亮,躺在暖暖的被窩裡頭,睡眼惺忪地瞇著眼睛,望著窗外的路燈,打開手機一看,時間是凌晨三點多。忽然,傳來正在發動引擎的車聲,原來是老闆大哥要到更大的果菜批發市場,採購今日要賣給客人的菜色,這是小小菜攤一日的開始。     老闆大哥將貨送到店後,店裡工作人員似乎都有某種默契,開始進行自己該完成的工作。可別小看這些食材,一不小心我們外行人擺放的位置,可能都會打亂這間菜攤的「SOP」標準化流程!距離開店時間還有幾個小時,結帳區、拆貨區、包裝區、重物區、蔬菜區、雜糧區、水果區、還有常路過家門的小動物,一如往常就定崗位,準備迎接新的開張日。    老闆 大哥與大姐兩夫妻現在是這間菜攤老闆,他們的父母親由小攤販做起,接著孩子長大了,來接管家業後,現在還是會到現場幫忙,看著她俐落的手腳,滿臉笑容,想必她老人家看著年輕一輩努力工作,一定很受安慰。     大哥大姐已經 在地做了好幾十年菜攤生意,從小在學校的同學如果還在附近居住的,都會來關顧一下,因此在新開幕的店面,決定有新的打招呼口號,叫做「同學好」,希望讓這些新舊顧客,有一種親切的關係,大姐說:「以前在菜市場工作,好像都會讓別人覺得教育程度差,家境不好等,但我不這麼認為,所以我希望在工作上有認真的態度,就連工作服裝都會在意,結束店面後,我和大哥還會找時間去社區上課,充實自己呢...」     聽到大姐跟我如此分享,心中莫名的感動,也難怪一早在店面中幫忙時,發現每個人都有一份積極工作態度,不可否認是為了現實生存,但是在生存之間,還能夠有什麼樣的價值產生呢?或許,生意來往之間,不單單只有金錢的交易,成為消費者、街訪鄰居、社區之間的媒介,讓原有的菜攤工作崗位,可以發展更多的可能性,那是大姐

歲月中體驗有限人生

八桑安社區,是台東長濱鄉其中一個部落。 跟著朋友所服務的日照關懷中心行程, 每週一次的運動日--槌球活動。 運動開始前,長輩們陸續來到活動中心,看著他們的孫子已經在槌球墊上玩的不亦樂乎, 工作人員認真預備午餐,在台東海岸線旁一個小部落, 這些動作和可愛的眼神,吸引了從都市來的我,反思自己擁有的是什麼。 朋友說,他們很想要推動能結合社區、醫療、社工資源的長照, 不過部落資源的限制,還有進入體制後的分級制度,都有許多層面需要考量。 雖然有限制,但是看著朋友回鄉努力付出的面容, 我想到自己並沒有什麼,只能用相機記錄下這群可愛的阿公阿嬤他們專注運動的面容, 他們走過半輩子的人生,許多經驗在他們身上,似乎不用特別詢問,就會感覺得到。 幾顆紅球、白球的穿越遊戲,聽說玩了好幾次才有進展。 看著朋友下場一起玩,才知道原來之前長輩們比較只顧自己的球往哪裡去, 不太在意團隊其他人的狀況, 朋友會以技巧性的方式來讓長輩了解,遊戲除了輸贏以外,更多的是連結和關係。 漸漸地,他們在遊戲當中慢慢地已經建立人與人互相幫助的關係, 或許在這個常以競爭力為名的世代,有輸有贏似乎才是人生目標, 但是就算贏得了全世界,又如何呢? 雖然現場歡笑不斷,因為打不到球而苦笑,因為球打出界而爆笑, 不過我卻學到了許多功課。

〔台東長光豐年祭特輯2〕細膩分食!美味共同分享!

:「整個過程拍完了,覺得如何呢?」 :「我覺得拍起來蠻溫馨的....」 不知道友人聽我這樣說之後,有什麼看法呢? 「宰豬分食」,一聽到這個消息,從原本興奮期待的心情,頓時問自己,真的要在現場嗎?頭腦浮出許多不堪畫面,只不過一直到分食結束,反而得到一個結論:「許多事情尚未了解前,原來自己要嚇自己是多麽容易又愚蠢的事情!!」 這是在豐年祭開始的前一天,陰雨的天氣,悶熱的夏日,開啟今天的工作行程。負責的男性階層,正等著「應該」提早送達的器具,沒想到一到集合時間,沒見到東西,只能無奈地等待再等待,或許就是嗅到這樣尷尬的氣氛,我也開始在一旁拍照,找話題聊天。 宰豬男孩...哦不...是男人們,告訴我,通常現場是不會有女性的,他們說:「如果她們一到,我們都結束工作了」><,說完立即接著是一陣笑聲,原本以為在鏡頭前會很害羞,殊不知已經開始在跟我開玩笑,看來我得要好好地適應講笑話的速度,分辨真假故事啦。其實,現場為何沒有女性,就我觀察,是因為大家都在豐年祭期間有各自的工作分配,每個環節都需要負起自己的責任去執行,才能讓豐年祭順利的完成。 「Hi~~小美你好~~」 當主角一到現場,愛開玩笑的學長們馬上為牠命名和打招呼,原本不耐煩的情緒瞬間因此消失。小美有著龐大的身軀,驚人的公斤數,大概需要五、六位男性,才能夠將牠好好的安置,其實小美有一項非常大的任務,就是要被分食給部落族人,尤其第一餐要孝敬部落長輩們,這個分食的動作具有重要的傳承意義,是每位部落的男性都需要會的技能。 要如何傳承呢?其實就是下一階層的學弟們必須來現場學習,只不過這個工作似乎很不討喜,一早並沒有太多的學弟出現,比較認命的人就得獨自面對這些學長們的特別授課。我問獨自一人來到現場的學弟,其他人呢?他也是淡淡的說:「可能還沒有回來部落吧!」 我想,這無關乎是不是討喜的工作,而是當部落人口工作已開始變化,需要動力來傳承各項事務,真的需要耐心和決心,因為那是一個需要認識面對「我是誰?」「我該做什麼?」的時刻。 這天清洗加解剖的時間,將近快要四、五個小時,老實說,現場的味道實在非常的......重,也因為每一位都不是真正的豬肉屠夫,切豬肉、剁骨頭都是相當需要專注專業的態度,即便不是那

影像的基本功選擇--色彩管理初學

    2013年,第一次聽到上課的婚攝老師說:「現在不回頭,你要是遇見 Ross Wang基礎色彩管理 ,才會痛不欲生,先前調的影像都得要重頭來....」 當時我聽到這句話,真的要嚇死了,我哪有那麼多時間重來,雖然很想要購買全新相機和其他攝影設備,但是覺得還有更重要的事情等著我去發掘,時間也很寶貴,就這樣去上了學學文創「色彩管理」王大哥的課程,為了推廣色彩管理不遺餘力,在他的課程學到,攝影的基本功必須讓影像呈現現場真實的空間感、透視、以及光影細節,他也不斷鼓勵我們必須多看國外好的作品,讓自己的眼睛開眼。     2014年,將自己的生日明信片作品送去高規格印刷,作品輸出後,當時大哥給了一句:「影像調得還不夠好....」,老實說還真有點氣餒,我知道對於影像的透視感、空間感、立體度自己都還不到位,但仍舊完成人生第一次作品輸出,看到明信片那一刻,真的非常開心,原來自己的影像可以那麼棒。 明信片對照差異: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photo.php?fbid=733694699999115&set=a.103484229686835.4507.100000757767265&type=3&theater     2015年,客戶自己去輸出影像後,發現怎麼會跟我的作品顏色差那麼多,當時真的非常緊張又沮喪,但是擔任攝影者必須面對詢問,所以又回到王大哥工作室,真正輸出那張作品,發現其實是一模一樣,這次經驗讓我學習到「遇到任何問題不要急著辯解,而是選擇誠實面對真相,更能看到自己。」,感謝當時的新人,讓我有機會證明自己的影像價值。 當時在工作室結束後的文章: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photo.php?fbid=850645021637415&set=a.211081282260462.47820.100000757767265&type=3&theater     2016年,沒有發現自己的影像已經開始不太一樣,透過觀看者的分享,開始得到一些最初我希望的答案,而且終於得到王大哥的肯定,覺得自己影像比三年前進步很多,我高興了一整晚都睡不著,因為這過程面對好多對自己的懷疑,面對比較,面對許多挫折,但我不害怕去面對錯誤,就是不斷地要讓自己的影像,展現

Welcome to 2021!!

  Welcome to 2021~新年快樂! 看著2020年還未撕下的12月份紙本月曆,實在很難想像,已經又跨越一年了。 回想起去年同一個時間,正在籌備許多新的計劃,包含 4月尋訪日本五島之旅  (圖1) 、 8月法國心靈朝聖之旅  (圖2) ,還有原本預計的拍攝案件,卻因為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(Covid-19)擾亂時間表,頓時,整個世界,整整一年都籠罩在這波無法控制的疫情直到2021年。雖然面臨疫情使得未來發展的不確定性提高,卻也讓自己的腳步慢了下來,思考身為「人類」存在最基本的價值為何? 「不只是紀錄眼前所見,而是透過每個重要的思考步驟將其轉化為一幅具創造力的影像。」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Bruce Barnbaum 《攝影的本質》 回顧2020年,粉絲專頁邁入第8年的經營,傳遞了許多妹子影像所觀看的視野,讓喜愛妹子攝影故事館的朋友們,無論是臉友們、被拍攝的主角們、或是路過的人,能夠繼續支持觀看影像帶來的故事細節,也因為如此,讓一整年的生活充滿許多不可思議的生命連結;我常說從接觸相機(大黑)開始,影像是將眼前所見記錄下來的產物,但更令人著迷的是當自己按下快門的當下,在腦袋裡頭所有五感的細節,才是觸動現在生活圈的延續原因。 去年10月,看著台灣疫情漸漸趨緩,國外疫情卻不斷攀升,死亡人數前所未見的驚人,夾雜看不見未來發展的狀態,種種低落情緒湧現,妹子攝影故事館策劃一個「 代筆寄送明信片計畫 」,讓平時想說卻遲遲無法說的話,在這個平台,透過妹子影像與文字寄送給對方。代筆計畫消息一出,我們收到感謝的信、思念的信還有更多感動的信件,希望能夠為這些需要的夥伴傳遞那份再樸實卻重要的一個夢吧。 雖然無法出走刺激五感,感謝上主,讓自己在2020年無法出國的時間,透過影像走近那曾經熟悉的深處,並且能夠繼續與觀者共享其中故事: 慢步富士山   (圖3) 、 南德聖誕市集之旅   (圖4) ;除此之外,7月份與一群夥伴們完成機車環島將近1200公里的路程,不只是騎車而已,我們希望在自己生長在台灣的這塊土地上,在經過的城市裡頭找到一些我們未曾經歷的角落故事 (圖5) 。 旅行,一直是妹子的感官訓練途徑,為了讓自己能夠提供不同的旅行攝影服務方式,3年前意外地開始預備外語領隊與外語導遊的考試,經過筆試、口試,居然在2020旅遊

〔台東長光豐年祭特輯4〕結束,行動的開始!

提到豐年祭,我們最快聯想到的是什麼呢? 或許你和我一樣,人群、舞蹈、服飾、歌聲這都是我們對豐年祭的記號,當我深入走進豐年祭的故事之後,從第一篇的報訊、分食、使命的文章看來,再次證明用眼睛所能見到的實在太有限,然而當我帶著大黑(隨身相機)來與眼前畫面互動時,完全豐富了我的眼界,尤其再次回頭整理這些影像,更是令人著迷。 長光部落位於台11線,靠近海岸線,為了因應許多出外工作的族人能夠順利回來參與,漸漸地改制在七月中週末舉辦。今年藉著長光部落社區協會的影像培訓工作坊機會,走近部落豐年祭,期待用不一樣的角度來傳遞影像故事。 下午四、五點,大家會在家中或是現場開始著裝,往部落活動中心移動,面對有孩子的家庭,似乎更不能讓他們錯過這個重要時刻,會場旁的攤位也正準備營業,像是小型夜市,我和朋友開玩笑說,下次要來擺個戲水區,讓孩子們跳舞後也可以玩水消暑。 祭典的開始,是由男生族人列隊先吟唱歌曲,根據年紀排列,由最上層的階級排到最後的階級,圍成一圈,當他們繞完一圈的同時,女性族人會跟著進去隊伍,和男性孩子交會的那一刻,也代表豐年祭的重頭戲正式開始。 現場有長輩跟我分享,領唱者非常重要,他必須注意自己的節奏,每一首都有固定節拍和高潮的橋段,大家的腳步才能好好的配合,除了長輩們會領唱,麥克風也會傳遞到年輕階層,讓他們嘗試這難得的機會,但想必一定是很緊張,因為要讓上百人一起在節奏上,專注力一定要足夠。 長輩一邊跟我分享如何聽,也邊分享自己的遺憾和期待,因為部落在宗教信仰與傳統文化的衝突下,長光部落有全體族人參與的時間並不長,導致傳承產生斷層。不過,當我試著鼓勵這位長輩能夠將一些年輕一輩未知的文化,找機會好好地傳遞,他卻說:「我也擔心自己的想法會讓年輕一代有被限制的感覺....」,我聽得出來,矛盾的心情使得這位長輩只能默默地在旁邊關心,偶爾下去跳舞,偶爾上台休息,但是我始終相信,若沒有這些長輩們的智慧,這一股的團結力量不會那麼就此被建立,時間終究會證明一切的。 整場下來,不難發現還有一群重要的人,那就是守在中間「飲料區」的工作人員。 第一天走進會場,看到一台又一台的卡車,載著好幾簍的Taiwan beer和其他飲品,心中充滿疑惑,這麼大量到底是要給誰,管理這些飲品的青年之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