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
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, 2018的文章

〔台東長光豐年祭特輯3〕向前走的使命

我:「哈囉姊姊~聽說男生要去抓豬,那...你們的魚也是自己抓的嗎?」 姊:「噓~這是秘密....」


豐年祭對阿美族部落的族人而言,像是過年,家家戶戶全從外地回到自己的家中,聚集聊天,幹部們完成早上的工作後,晚間就得換上傳統族服準備慶祝這一場豐盛的祭典。
前幾篇提到報訊、宰豬、分食的故事,現場幾乎沒有女性在現場,當我一得知她們的工作,迅速來到天主教堂旁的空地,主菜的工具似乎也還沒有齊全,但有一些人已經使用現場有的刀具備料了,我決定放下相機,跟這些姊姊們聊天,她們說:「一般紀錄的都只有到男生那邊去,我們這裡啊,根本沒人在乎,你來剛好多拍一些,另外還有其他人在會長家做手工藝咧...」(手工藝指的是傳統阿美族的手作),原先擔心自己會干擾她們工作,沒想到,這句話背後的友善態度讓我放心許多。





這些負責開幕貴賓餐食的姐姐們,是青年之母這一階層,他們和青年之父同樣有共同的重要責任,就是「傳承」和「號召」,在豐年祭籌辦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,只不過大家都分散各地,要籌備一年的大活動,溝通真的是非常需要。
除了餐食預備,青年之母會召集部落各階層的女性,到廣場來練習歌唱和舞步,和男性階層一樣,他們有自己的年齡分群、也有自己獨特的服飾,剛開始我還看不太懂到底怎麼分隊伍,但是當他們排好隊伍,大概就可以一目瞭然,而同一階層會聚在一起,我相信是讓大家產生歸屬感,或許有人第一次加入、有人一年才見這一次面,透過這樣聚集方式,讓大家永遠記住彼此,也記住自己原生的根。
只是,聽說也有人是沒有被接納在他所屬的階層,可能是許久沒有出現,或是有特殊原因,雖然不屬於任何階層,在晚間跳舞時段,仍然是可以一起共舞。當然,身為外人的我,根本看不出來誰沒有被入階層,只不過這樣的階層架構,真的無法用平地人的思維去思考,那些團結的意義大概只有身為這個部落的每一個人才會曉得吧!



其實,我在豐年祭現場感受到不只是責任和使命,也有令人感到突兀的時候。 下午四點鐘,各階層的男女集合坐在活動中心正中央,太陽似乎還不想下班,炙熱的天氣,令人難受的高溫。說是迎賓禮,是要感謝每一位出錢出力的貴賓,但是節目的內容,大致都圍繞在某某政黨或某某單位的長官致詞或是發表一些政見,相較之下,幸好還有部落頭目的勉勵,以及部落長輩的歌聲,至少讓人記得這是在豐年祭之中呢!
聽友人說這行程是改善很多,以往還有更長的致詞呢,部落長輩一直希望政治的語言能夠少一些,…

〔台東長光豐年祭特輯2〕細膩分食!美味共同分享!

:「整個過程拍完了,覺得如何呢?」 :「我覺得拍起來蠻溫馨的....」 不知道友人聽我這樣說之後,有什麼看法呢?

「宰豬分食」,一聽到這個消息,從原本興奮期待的心情,頓時問自己,真的要在現場嗎?頭腦浮出許多不堪畫面,只不過一直到分食結束,反而得到一個結論:「許多事情尚未了解前,原來自己要嚇自己是多麽容易又愚蠢的事情!!」



這是在豐年祭開始的前一天,陰雨的天氣,悶熱的夏日,開啟今天的工作行程。負責的男性階層,正等著「應該」提早送達的器具,沒想到一到集合時間,沒見到東西,只能無奈地等待再等待,或許就是嗅到這樣尷尬的氣氛,我也開始在一旁拍照,找話題聊天。





宰豬男孩...哦不...是男人們,告訴我,通常現場是不會有女性的,他們說:「如果她們一到,我們都結束工作了」><,說完立即接著是一陣笑聲,原本以為在鏡頭前會很害羞,殊不知已經開始在跟我開玩笑,看來我得要好好地適應講笑話的速度,分辨真假故事啦。其實,現場為何沒有女性,就我觀察,是因為大家都在豐年祭期間有各自的工作分配,每個環節都需要負起自己的責任去執行,才能讓豐年祭順利的完成。





「Hi~~小美你好~~」
當主角一到現場,愛開玩笑的學長們馬上為牠命名和打招呼,原本不耐煩的情緒瞬間因此消失。小美有著龐大的身軀,驚人的公斤數,大概需要五、六位男性,才能夠將牠好好的安置,其實小美有一項非常大的任務,就是要被分食給部落族人,尤其第一餐要孝敬部落長輩們,這個分食的動作具有重要的傳承意義,是每位部落的男性都需要會的技能。


要如何傳承呢?其實就是下一階層的學弟們必須來現場學習,只不過這個工作似乎很不討喜,一早並沒有太多的學弟出現,比較認命的人就得獨自面對這些學長們的特別授課。我問獨自一人來到現場的學弟,其他人呢?他也是淡淡的說:「可能還沒有回來部落吧!」
我想,這無關乎是不是討喜的工作,而是當部落人口工作已開始變化,需要動力來傳承各項事務,真的需要耐心和決心,因為那是一個需要認識面對「我是誰?」「我該做什麼?」的時刻。








這天清洗加解剖的時間,將近快要四、五個小時,老實說,現場的味道實在非常的......重,也因為每一位都不是真正的豬肉屠夫,切豬肉、剁骨頭都是相當需要專注專業的態度,即便不是那麼熟練,還是很佩服他們都很盡心盡力在處理,據說第一天的豬肉除了給部落孝敬外,其餘會先醃制起來,等到豐年祭最後一天才會享用。
------…

〔台東長光豐年祭特輯1〕走踏部落的喜訊!!

一個家庭的喜訊,不外乎是生日大壽或是婚禮嫁娶, 但豐年祭期間,阿美族部落的喜訊,會是什麼呢?


一早,我們往豐年祭主要會場活動中心的方向移動,準備參加由部落男性組成的「報喜訊行列」,要行走的隊伍分成上部落及下部落,近一步了解才得知,長光部落是一個非常大的阿美族聚落,需要將人力分配才能夠有效率地走完部落全區。而人力如何分配呢?



因為部落的族群按照年紀已經有各自階層,而這些階層的名稱,對一個平地人而言,實在記不起來,我只能私下去詢問大家的年紀,才知道他們這一群是否是同一階層。但報訊的隊伍,不管是哪一個階層參與,一定會有一群是「學長」(長輩)組及「學弟」(晚輩)組。



據學長說,報喜訊最早開始的意義是想告訴部落的族人,這一整年豐收景況,也順道關心部落族人,然而現今的報喜訊,是呼籲部落族人用自己之力或是金援來支持豐年祭的運作,學長一直強調說:「這個是不強迫的,主要是要告訴部落的族人,即將來臨的豐年祭,一定要來參加.....」。
或許,讓大家在豐年祭時期能有個開心的節慶和認同自己的文化,是部落很重要的行動,而我也深深體會,在徒步拜訪過程,能讓不再部落生活的年輕人們,認識部落,也是一個蠻棒的機會。



學長們,會在隊伍前帶領大家往部落住宅前進,手上拿著類似點名簿,學弟們則在後頭用力甩動身上的臀鈴,甩到整條街上都聽得到,對照有哪一個家庭還沒有被敲門,這些舉動看似簡單,但聽到他們分享這也是慢慢傳承下來的行動,從不知道如何執行直到站在族人家門口,一步一步完成任務,這大概就是從做中學的概念吧~



如果遇到經濟上較許可的族人,可以想見大夥們的開心,不過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,即時回饋是一定要的,在場的學長就會帶頭需要大家跳起舞來,一起同慶。只是可能豐年祭還沒有開始,大家動作有點放不開,但為了感謝,還是硬著頭皮,自唱自跳起來,大夥們就在這一陣打鬧、尷尬的歡樂場合,完成熱鬧的報訊行程。





「嘿~記得晚上要出來哦...」
走到一半,突然看到幾位年輕學弟似乎逮到一位同年紀的同伴,他們向前去打招呼,並且留下一些資訊,我突然了解,為何每一個階層聚集的重要性,它似乎代表著團結與認同,不論我們彼此認不認識,但是因為生長在這個部落的原因,彼此又多一個連結。





「報訊」,我相信這是對一位外人而言,那是非常私密的行程,若不是親自參與,這個時段的故事,也就不會被發現。謝謝學長學弟們的接納,或許對你們而言,很理所當然,就是因為如此,透過第三者的鏡…